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竹马和天降HE了+番外 > 第 30 章

第 30 章(第1/3页)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f4zw.com】

    傅予寒缺钱这事很容易猜。

    他不喜欢跟人群挤在一起排队, 会在每周二上午人少的时候去充一次校园卡,几乎雷打不动, 但这周他没去。

    结合他这段时间行动上的异常, 以及饭卡里寥寥无几的余额,很容易就能推断出这个结论来。

    说来也巧, 闻煜头还真有一个兼职可以介绍给他,但是这个兼职内容太……

    如果还是暑假的时候,他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但这段时间近距离的观察让闻煜意识到, 傅予寒不是他曾经以为的那样的人,反而有点说不出口。

    “什么?”傅予寒追问道,“我说煜哥, 你知不知道话说一半很讨人厌啊。”

    闻煜抬起了单边嘴角,看着很无奈:“我头有个兼职……但是不大正经。”

    傅予寒一愣。

    这对他来说无异于雪送炭, 他来了精神:“说说看?”

    “我一个认识的朋友……开的酒吧……在招酒托……”闻煜忽然皱了下眉, 视线落到边上花坛里绿油油的草叶上,压低声音道,“算了, 你别去了。”

    话说出口的瞬间,他心里本能有个声音在说,“这果然不是什么好主意”。

    “酒托是什么?”

    “……就是那种在店里装成客人找其他客人喝酒, 让别人多买酒的托。”闻煜说,“不适合你,真的, 回头我再帮你打听打听,看有没有别的活干。”

    “这工作难道不是只要会喝酒就行了?”傅予寒想了想,“我为什么做不了?”

    闻煜无奈了:“你知道夜店里会有那种酒喝多了动动脚的客人吗?”

    “我好像是个男的?”

    是这样,但那是个有那么一点“特殊”的酒吧。

    再说,虽然从概率上说女孩子被人揩油的概率更大,也不代表男生不会惹到这样的麻烦。

    闻煜不乐意让他去那个环境。

    即使他不知道傅予寒能不能和平处理好这些,说不准遇上事会跟人打起来或是为了工作忍气吞声,但总之他觉得不合适。

    他从没把他的任何一位同学往那群人面前带过,干净的人就应该生活在阳光能照到的地方。

    “我给你打听一下别的会。”闻煜重申了一遍。

    “……好吧。”傅予寒点了点头,“先谢了。”

    闻煜的话听起来像是某种托词,但傅予寒确实没办法。

    两人回了教室。

    自习课大家都在忙着做作业,好些座位空着,估计椅子的主人已经到办公室去问问题了。这两个人不在座位上一点都不突兀,反而是前后脚走进教室的行为引来了不少关注。

    好在上课时间没谁敢来闹傅予寒的。

    傅予寒回到座位上,试着摸出数学卷来查漏补缺,但他看了五秒钟后果断放弃这个脑残的决定,重新掏出一本单词本。

    国内稍微好一点的美术类学校,在报考时都对语和英语做出了单独的分数限制,意思是说,即使总分过线,但若是这两门课有哪一门不到单科线,仍然会被淘汰。

    傅予寒初时英语成绩还不错,这门课是他少数比较有头绪要怎么重新“拿起来”的学科。

    ——背单词。

    词汇量是一切语言的基础。

    闻煜默不作声地瞥了他一眼,把刚刚抽出一个角的数学卷重新推进抽屉里,反抽出张别的。

    动作自然,就好像他前一秒只是认错了卷子而已。

    认真投入到学习里的时间过得很快,傅予寒感觉自己只是抬了两次头,就这么到了放学时间。

    班里的同学收拾好书包,呼朋唤友往外走,傅予寒怕他妈照面就发疯,特地多等了一等才站起来。

    放学是个奇妙的时间段,只要你愿意多得五分钟,前不久还满满当当的校园可以瞬间变得空荡荡。

    安静在四处蔓延。

    傅予寒关掉教室灯,锁上门,终于拖无可拖往楼下走。

    何燕其实很少来学校,大老远的傅予寒就能辨认出站在学校偏门旁边的那个小个子女人是她。

    心不知何时变得黏腻,傅予寒放在口袋里搓了搓,慢吞吞地往外走。

    “妈。”他喊了声。

    何燕抬起眼皮来,幽幽地看了他一眼。

    傅予寒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见过他妈没在大喊大叫的样子了。

    哦,原来从前她也曾端庄过。

    “我今天本来不想来的,傅予寒,我一直以为你能处理好自己的事。”何燕很冷静地说,“我说过你很多次,让你克制自己的脾气,你不听。”她深吸口气,“你不应该不回家。”

    傅予寒站住了。

    放学时段,有很多学生会逗留在学校附近,这里吃吃那里玩玩,总之不会很快离开,他在眼角的余光里看见街对面走过去一群穿校服的人,还有几个人告别了他们准备过马路。

    “我只是不想回。”傅予寒压低声音,眼皮垂下去,看着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