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竹马和天降HE了+番外 > 第 39 章

第 39 章(第1/7页)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f4zw.com】

    菜菜挑了几个花瓶和水果回来, 找了块绒布,按静物素描的感觉错落摆好。

    “画吧。这边条件不太好, 难为你将就下。”他说, “联考素描是小时,你先画着, 过一小时我来给你改。”

    “好,”傅予寒拿起刚削好的铅,“谢谢。”

    老四今天要拍一些饰品宣传图, 全部可以在工作室内自带的小摄影棚拍。但这样一来, 傅予寒就只能窝在休息室画画,因为摄影棚那边不能开顶灯。

    休息室是名副其实的休息室,里面还有床, 他们几个昨晚可能又在工作室里过夜了,几张床上随意堆着没叠的薄被。

    没开窗, 空气不太好。

    傅予寒不觉得怎样, 他在旁边的空地上坐着画,那些床铺影响不到他。但跟着进来的闻煜先受不了了,皱了下眉走过去开窗。

    “真娇贵。”傅予寒的已经动了起来, 视线落在景物上,却在嘲笑闻煜。

    “看不惯?”闻煜挑眉看过来。

    傅予寒点头:“是有点。”

    “再约个架?”闻煜坐到飘窗上,“我随时奉陪。”

    “对不起, ”傅予寒不接他茬,“现在我是没空了。”

    闻煜忍不住勾起唇角,笑了。

    可不是, 傅予寒最近跟刚开学的时候状态差了好多,又要画画又要学习,甚至还得赚钱。

    “真决定考t大了?”

    “备选吧。”傅予寒说,“不一定能考得上——上次我听北林说,他们当年高考的时候都是多挑几个学校去参加校考,最后从考过的学校里选最好的填志愿。”

    每年12月是省美术联考的时间,之后便是长达个月的各地“长征”。

    每个艺术生都受过高的冬天四处搭伴挤火车去不同城市考试的折磨,逃不掉,因为好点的学校大部分都需要单独考试。

    “反正如果不出国的话……我应该会多选几个帝都的学校。”傅予寒又说。

    杨帆是个看上去没心没肺,但目标很明确的人,他说想考t大就一定会去。傅予寒为什么要多选几个帝都的学校,原因不言而喻。

    窗口有阵风吹过,卷起闻煜的额发,他莫名想找茬,伸将窗户开大。

    风哗地刮进来,将一个站不稳的苹果吹倒。

    傅予寒无语地闭了下眼,像是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脏话咽回去。他站起来把那个苹果扶成最开始的样子,没好气地说:“你不能关窗?”

    “不能。”

    “那你不回家么?”傅予寒诚恳地问,“今天谢谢你,不过我看你待在这里也没事干,不如回去?”

    “不回,”闻煜说,“难得来这边一次,晚上准备吃叶记。”

    叶记是附近的一家小餐馆,据说老板姓叶。

    里面的酸菜鱼和炸馄饨是一绝,来这里的路上傅予寒听闻煜念叨过了。

    傅予寒无奈,只好坐了回去:“那你别捣乱。”

    他又不能一拳砸闻煜脸上,闻煜真要开窗他也没什么办法。

    好在绒布有重量,本身不会被风吹跑,也就那个长得有点畸形的苹果要遭殃。

    “开窗算捣什么乱。”闻煜说着把窗户关上一半,脸扭向窗外。

    杨帆。

    闻煜琢磨着这个名字。

    他其实有点不能理解注定无疾而终的深情有什么执着下去的必要,诚然他喜欢杨帆,但那也只是喜欢罢了。

    他喜欢过很多人,也喜欢过很多东西,大多数都是过客,短暂出现在他的喜好列表内,又悄无声息地消失。

    闻煜并不能理解傅予寒那种如暗潮般汹涌又无声的感情。

    不过话又说回来,正是因为不理解,不曾拥有、经历过,他才会对傅予寒这个人产生探究的兴。

    他也想让傅予寒考t大。

    可这会儿闻煜不怎么高兴。

    -

    菜菜口才不太好,讲不好课,但不愧是联考第一名出身,改起画来利落又一针见血,仅仅几,整张画看上去已经不太一样。

    傅予寒恍然,某些一直没想太明白的疑惑顿觉豁然开朗。

    画画是个需要长期练习的活计,经历过的时光不容忽视,他没系统学过,但一画过,一点就通。

    联考的内容是小时素描人物、小时色彩静物,以及二十分钟的人物速写考试,菜菜大致告诉了他日常练习的方向,四哥还说让他有空就过去,有活可以介绍给他干。

    傅予寒一一记下。

    他在工作室待了一下午,然后一群人在闻煜的要求下跑去叶记餐馆吃了酸菜鱼和炸馄饨,这才各自打道回府。

    紧跟着九月末而来的,是高学生不配享受的国庆长假。说是“长”假,其实他们总共就放假两天半。

    傅予寒把其的两天都用来泡在四哥那里,一天半画画,半天拍照。

    四哥又给他找了个新活,是给一家艺风的男装店拍新款服装宝贝图。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