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长生路行 > 第六百三十九章 长燊

第六百三十九章 长燊(第1/2页)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f4zw.com】

    终究是陈惟方从小养大的,张世平又与之下血契,白虎的兽性比那些天生地养的妖兽低了许多,也较为亲近人族修士,起码在主人没有允许的情况下,不会擅自捕杀。

    “苏兄这边走,容我向老祖通报一声。”张必行说道。

    在不远处的山顶上,那建着一处小小的别院,既是他休憩之处,也可算是待客的地方。

    至于谷底,那是张世平真正的修行之地,自数十年前他遣散了那汲取时火煞的诸多弟子以后,除却那几位元婴老祖,几乎无其他低阶修士再下去过。张必行自然不会擅作主张将人直接带下去。

    “必行你将人领下来吧。”只是张必行刚说完,三人就听到故地有道颇为空灵的声音传出,传入他们的耳中。

    张必行一听,当即应下,然后看着苏铎说了一声‘请’,便领着两人沿着开凿在山间石壁内的栈道,盘旋快步而下。

    不过片刻工夫,三人就已走至谷底,可离那炎火谭尚有一两里之遥的距离,在两人身后的苏樾面色便有些潮红,隐有金红灵光沿着四肢百骸游走。

    这般状况张必行与苏铎两人早已发现,但是彼此眼中对视了一下以后,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们只将脚步放缓。

    而苏樾每走一步,那从炎火谭方向翻滚而来的火煞灵潮似乎就浓郁一分,如此走了二十余步时,不过三四丈远,他整个就像是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神色更已看似在半昏半晕。

    这番火煞灵潮来的突然,他用余光几乎看父亲眼中的几分期许,立马想起在来之前父亲的话语,又咬牙一口气啷当走了几步,最后眼前一白,整个人顿时栽倒了下去。

    苏铎不自觉地轻叹了一声,眼中露出失望之色,他闪身刚想将其接住,只见苏樾斜浮着,而后缓缓地漂到附近一方红褐岩石上。而身边的张必行则是看了苏铎一眼,立马明了这位苏兄打的是何注意,心中不免嗤笑了一声,但神色仍未有半点变化。

    谭中红光潋滟,张世平闭着双目,不急不缓地说道:“这孩子倒是有一股莽劲,有道是真金不怕火炼,经谷中的青火炎煞一锤炼,这小子修为应该也能再往走上一步。铎小子,这次来老夫这里是为了你那孩儿,还是有其他事情?”

    “多谢老祖。”苏铎躬身道谢。只是他脸色有些迟疑,似有什么难言之隐。

    张世平人虽与之相隔数里,仍在谭中火煞里修行,但是苏铎一举一动皆在他神识之中,比用肉眼看还来的清楚。

    至于苏铎口称老祖,张世平也并未否认,总归是苏双的后人,还是那较为争气的一两个,他照料一些也在情理之中。所以张世平也就默认让苏家借着他的名头,也让外人知晓他们之间的关系,但双方也就如此而已了。

    “必行,你带着那孩子先退下候着吧。”张世平见此就对张必行开口说道。

    …

    这一两日来,他从地脉中引动了青火煞气。这时此地灵机最是浓郁,但是相对而言火煞也是最烈性,筑基修士倒也还好,可苏樾这个炼气小辈就经受不住了。

    纵然他不自己主动吸收炼化,但是那翻滚而来的灵气,其中火煞也会在不知不觉间顺眼着他的周身穴窍,侵入他的经脉之中。这些青火煞若是一丁点则还好,对其有锻体之效,正如张世平之前所做的,但是时间一长,那反倒是有害。

    是药尚有三分毒,这灵气也是如此,当它浓郁到一定程度,对于凡人乃至低阶修士而言,与毒物并无差别。

    “是!”张必行走至苏樾身边,翻手取出一方灵舟,将其放了上去,转眼间便飞出了谷底,朝着山顶而去。

    而张世平这边则心念一动,青火煞所凝成濛濛红光则朝着左右散开,显露出一条小道,直通炎火谭。苏铎当即快步走去,到谭边处见白奇正趴在一处较劲的铁黑浮石上,挡住了去路方才停下。

    “看你这样子,是有何事,直说便是?”张世平并未现身,并不是托大,而是此刻他正引动谷中青火煞气熬炼着琉璃体。

    此番过程并不像修行有些功法那么忌讳,生怕有外人半点打扰,但是张世平也不想半途收功,将这一两日的工夫浪费掉。

    “此乃长燊真君传讯,请老祖过目。”苏铎从腰间储物袋中取出一方玉简,双手呈奉。

    白奇则起身跳到苏铎面前,将他手中的玉简轻轻咬起,随后踩着浮石,朝着谭中奔跃,消失在那濛濛的煞气灵光之中。

    张世平许久未听到王老祖的消息,一时倒是有些惊诧。上次在南无法殿中,他见到梁成、玉洁、赵无邪三人,听他们三人说过王老祖当时还在沧古洋中,没来得及赶回来。此后的数十年,他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偶尔出去几次,也因为考虑到自己与赵无邪之间的事情,并没有去正阳宗那落脚的青寂岛。

    这般想过,他从白奇口中接过玉简,神念探入其中,只是这一看,眉头顿时皱起,紧接着他拿着玉简指尖轻轻敲打着。

    过了许久之后,在谭边等候的苏铎轻声说道:“老祖!”

    “我知晓了,你且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